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十堰 > 企业单位 > 正文

中国“保镖”在海外:以退役特种兵为招牌不允许配枪

发布日期:2016/3/22 9:22:47 浏览:

中国人在非洲遇袭图

伊拉克某中资企业项目营地的安保小组,持枪的是当地石油警察,站在中间没有武器的是中国保镖。中国安保公司出于各种考虑,基本不让中方安保人员持枪。(田成/图)

原标题:与死亡对话:中国“保镖”在海外

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正在“走出去”,包括地球上最危险的角落。与炸弹、地雷、枪炮相伴,谁来保障企业安全?民间如何参与构筑中国的海外安保体系?

中国1个人负责20万人次的领保工作;美国这一比例为1∶5000左右。“这个空白需由非政府机构提供的安全服务来填补。”

中国安保企业“多、小、散”,面临国内法律限制,缺乏必要的政府扶助。连中资企业也倾向于雇用西方安保:他们可以持枪。

这几天,得知5月份儿子要重返战火纷飞的伊拉克,田成的爸妈“扣下”了他的护照,并安排了一连串的相亲。田成属羊,二老希望他在本命年把终身大事办了。

90后小伙儿田成留着板寸,发达的胸肌将t恤紧紧绷起,这和他的职业很搭。过去的一年里,田成两次赴伊拉克,身份是中资企业的安保。

“今年怕是出不去了。”此刻,他坐在老家甘肃天水的一处健身俱乐部一筹莫展,原本盘算着去伊拉克,或者去一趟安哥拉。

地处非洲大陆西南一隅的安哥拉,刚从27年内战泥淖中爬起,满目疮痍,动荡不安。2014年12月,3位中国公民在安哥拉首都住处遭劫杀,在那里经商的中国人说,“抢劫的很多,几乎每天都有。”

即使这样,田成依然想去。风险高,意味着薪水就高,一年下来,安哥拉的安保收入比伊拉克多上好几万元。这个号称“南部非洲聚宝盆”的国家,盛产石油和钻石,还蕴藏着可观数量的铜、锰、铁矿,已吸引62家中资企业到此投资。

“干我们这行,越多海外经历越吃香。”说这话时,田成想起半年前,他在伊拉克差点命丧枪口。

1首要任务是保命

2014年10月初的一天,伊拉克某项目营地。空气一如往常闷热,田成却感到神清气爽——项目完工了。

中国员工已基本回国,营地里仅剩几个当地的石油警察,两个中国安保和几名中方负责人。只要监督搬家公司把集装箱房子悉数拆下,装车运回主营地,他的工作就圆满完成。

上午十点左右,田成突然听到大门外一阵吵闹声,他迅速跳上两米高的土墙。糟了,铁丝网被撬开一道口子,六七十个当地村民扛着枪,正挨个往里钻,有的已跃过深两米宽三米的壕沟,往营地逼近。

“咔哒”,只听脚下传来子弹上膛的声音,田成低头寻去,墙角下,三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田成认得其中几个面孔。

不久前,得知项目即将完工,该村酋长要求中方把设备和厂房留下,遭拒后愤然离去。不曾想他们选在营地最薄弱的时候偷袭。

这是一块有标准四道防线的营地,由外向内依次是铁丝网-壕沟-土墙-t形墙。铁丝网外围安有十几个摄像头;壕沟里平日盛满水,以防止歹徒挖地道进入;再往里,是土墙,及供石油警察和当地安保巡逻的土路;最里头乃营地的最后一道防线——3米高的梯墙,由一块块厚约50公分的水泥结构拼起来,一个营地通常由数百块这样的结构拱卫而成。

因撤离接近尾声,摄像头被取下,壕沟里的水也抽干,外墙亦没有石油警察巡逻,想到这,田成有些懊悔。

但在枪口下已没有太多选择,他本能地做了个靠边站的动作。村民们开始往里冲,把空调从集装箱房上强行卸下带走,有俩人为一个空调起了争执。一旁的石油警察和当地安保眼红了,竟把枪丢下,加入抢的行列。田成呆呆看着他们在二十分钟内搜刮一空,哭笑不得。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访问的安保人员中,十之八九赶上过营地遭袭。多数时候,他们只能“给钱消灾”,而非像电影里和劫匪展开激烈的枪战。

这群时刻行走在危险边缘的人,首要任务,是保中国员工的命。

伟之杰安保公司总裁者美杰直言,“对海外安保人员进行培训时,部队那一套垂直打击在实际中根本用不上。”

话虽如此,包括伟之杰、华信中安、德威、华威等多家开设海外安保业务的中国企业,却都把能上战场的“退役特种兵”视作金字招牌。华威保安集团对外称,其成立的海外服务中心由训练有素的退役特种兵、特警、防暴队员等组成。

“他们来自番号隐秘的特战部队,实战经验丰富。解放军某军区‘天狼’突击队、武警‘雪豹’突击队、武警新疆总队‘天鹰’突击队……”中国保镖协会副会长张东方自己就曾是兰州军区特种兵。“90后”的田成,退伍前也曾在武警新疆总队反恐大队服役。

某安保企业安全顾问陈军曾在北京军区特种部队担任代理排长5年,能说能打。2009年踏入这个行当才两个月,他即被派往苏丹。这个拥有几十股叛军的高危国度,一个小事件就可能引爆战争,而中国企业的石油作业区,分布在南北苏丹之间最不安定的地段。

2012年,南北苏丹战乱,二百多名中国员工需要紧急撤离油区。但机票一票难求,平时一万美元的包机,此时三万美元也租不到。陈军指挥员工准备撤离应急包,对讲机24小时开机,逃亡的吉普车油加满以待。当包机成功消息来到,不过十分钟,整个油区不同作业单位人员集合完毕。“飞机前脚刚起飞,炮弹后脚就落下来了。”

一周后,陈军再次奉命去油田勘查受损情况。在一段两公里的必经路上,叛军埋下的地雷还未排除。这块被南苏丹毁坏殆尽的油田,至今未能全部复产,直接损失至少30亿美元。

也正是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像陈军这样的“退役特种兵”,开始跟随中国大型国企挺进高风险的海外市场。

2012年4月下旬,战火肆虐过的黑格里格,流淌的原油,横陈的尸体,布满弹孔的墙。这里盛产原油,是南北苏丹战争的火药桶。而中国企业必须在这里寻求生存。

2中石油雇用英国安保

2004年是个分水岭。

在这之前,中国海外安保市场几近空白,而中国企业正以更快的步伐走向海外,包括中东、非洲、东南亚和拉美等高风险地区。

这一年,针对海外中国人的恐怖袭击首次出现。6月,11名在阿富汗的中国工人,睡梦中遭武装分子机枪扫射后身亡。

也是在这一年,中国首次提出了海外利益的概念,外交部涉外安全事务司正式运行。

从实际经验来看,国家力量的效率可圈可点。2008年以来,中国从各种突发性事件中,先后安全撤回5万余名中国公民。

但随着中国海外资产的盘子越来越大,从政府和外交层面施展海外保护的单一手段愈发捉襟见肘。

2015年4月12日,中国外交部领事司副司长、领保中心主任翟雷鸣向媒体坦言,中国目前领保工作人力吃紧,“每个人要负责20万人次的领保工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受理过如此庞大的工作。”美国这一比例为1:5000左右,日本则大约是1∶1.2万。

“这个市场空白需由非政府机构提供的安全服务来填补。”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韩方明说。

2009年,索马里海盗猖獗一时,中国籍船只不堪其扰。中国为此曾计划设立“交通运输部海上护卫中心”,拟在军、警、内卫之外,建立不会对其他国家构成敏感刺激的第四种力量,为中国船只提供安全服务。

彼时,安保公司是最佳选择。可惜,根据《保安服务管理条例》,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设立保安服务公司,中国就此作罢。

不曾想,英国人占去了先机。此后两年,印度洋海上武装护航这块“肥肉”,被英国安保公司独享。

直到2012年,一个名叫华信中安的中国民营安保企业改写了历史,为本国船只提供海上武装护卫服务。

相比近千家公司年产值超百亿元的国内安保市场规模,十几家“走出去”的安保企业在国际市场踽踽独行。

伟之杰安保公司总裁助理费明介绍,目前,中国安保企业多数以百人规模成建制地在海外拓展,部分在海外建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

“大量是安全执行层面。”伟之杰安保公司总裁者美杰说,能提供安全咨询和管理为主的高端安保公司数量非常少,与中国海外企业的需求不匹配。

如今伊拉克战火再燃,中国在伊业务却有增无减。商务部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在伊新签承包工程合同52.5亿美元,同比增长近5成,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逾万人。美军抽身离去,留下安保真空的危险。

在伊拉克,权重大的股东对安保公司的选择更有话语权。华卫集团海上武装护航负责人王锦章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与大股东英国道达尔公司合作的中石油,在很多项目上雇用英国的安保。

“这个钱为什么要让外国人挣呢?”一家国企高管曾这样问安全顾问陈军。

3吃过亏后起用本国安保

2014年8月24日,土耳其、伊拉克边境一处中国某公司工地遭袭,三名中国工程师失踪。2个月后,陈军被请去“灭火”。

“土耳其向来很安全,这是首例安全事件。”与陈军初次见面,中国某公司的管理人员还抱有幻想。发生绑架以前,火电站只雇用了当地几个老百姓看守庭院。

该工地位于土耳其东南部小镇锡洛皮,距离土伊边境口岸仅十五公里,曾因边贸而繁荣,如今异常萧条。不仅常有库尔德人示威游行,边境政府军还时不时和库尔德游击队交上火。2014年以来,附近更多了一股更加危险的武装力量——“伊斯兰国”。

“土方没管理,中方没监督,安全意识差,安保素质低。”几日后,陈军下了一份诊断书。

实际上,这不是中国某公司第一次“摔跟头”——2014年6月,因伊拉克内战,该公司位于萨马拉市的油气电厂里,1200名中国员工被困。

安徽汉子汤永富至今没有忘记,2014年6月13日那天,伊拉克反对派攻进萨马拉城,他和工友上了新闻头条。

战事最胶着时,护卫电厂的三十多名石油警察扒下身上的警服,换上了普通老百姓的衣裳,敞开电厂大门。他们解释:“开着大门表示我们清白,不容易引起反对派的反感。”

“如果反对派决定绑架我们,那我们就是一锅等着被吃的饺子。”汤永富至今想起仍有些后怕。

通常,在伊拉克、苏丹等地,走出去的中资企业通过与当地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将公司纳入该国的安保系统中。

苏丹对油田的安保自上而下由安全局、特种部队、野战部队、石油警察和当地安保五部分组成。德威集团安全顾问王厚兴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安全局直接归总统管理,通常在每个产油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 太平洋保险:保险扶贫凸显精准模式06-13

    在四川,太平洋保险积极探索面向贫困人群的意外伤害风险转移和补偿机制,与四川省农村信用社联手推出了“金融精准扶贫保险帮扶公益项目”,这种惠及三农的“信贷 保险”的……

  • 武汉有家公司叫“赚他一个亿”老板:选好的都重名了武汉有家公司叫“赚他一个亿”老板:选好的都重名了06-11

    “宝鸡有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相信在牛大叔的带领下会创造生命的奇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你以为这是绕口令?不!这是一家公司的名字。近日,网上曝出一家名为上面这一长串……

  • _十堰石油:“走出去”助推直销业务快速发展06-10

    ????1-5月,湖北十堰石油直销量同比增幅9.33,销量创近三年新高,考核排名全省前列。今年以来,面对严峻的直分销市场形势,十堰石油通过联量计酬激发客户经理队……

本周热点
  • 没有企业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