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我爱十堰 > 新闻资讯 > 正文

[十堰档案]首批东风轮胎诞生始末

发布日期:2016/4/5 4:20:22 浏览:

1970年,二汽要出车,为完成配套轮胎的任务,东风轮胎厂边建设边生产[十堰档案]首批东风轮胎诞生始末时间:2016-04-0210:02来源:十堰晚报(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东风轮胎厂建厂初期的老领导和职工们重聚,讲述那段艰苦奋斗的历史。前排从左至右依次为王东荣、刘丰富、鲁明先,后排从左至右为吕从芝、熊秀华、王庆贵、王永保、刘文生、郑树安。

“三一五”大会战胜利一周年大会现场。

在艰苦的条件下,建设者发挥了不怕吃苦、自立更生的精神。

秦楚网讯(晚报)文/记者张贞林图/记者吕世银通讯员郑树安实习生叶小竹

1967年,二汽在十堰开工建设,为其配套的东风轮胎厂于1969年动工。在各个车间建设条件还不齐备的情况下,为了完成为二汽配套轮胎的政治任务,东风轮胎厂克服重重困难,赶在1970年3月15日之前生产出了首批军用越野车配套轮胎。在艰苦的条件下,首批轮胎是如何生产出来的?“三一五”车间是如何命名的?近日,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了那段历史。

东风轮胎厂与二汽建设息息相关

东风轮胎厂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建设的最大的轮胎厂,于1969年在十堰开工建设,是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自行设计、自己施工、设计能力为年产100万套载重汽车轮胎的大型企业。当时生产的轮胎,70为第二汽车制造厂(以下简称二汽)配套,30销往全国各地。

东风轮胎厂从建厂前的酝酿、规划,到选择厂址、设计、建设,无不与二汽息息相关。与二汽选址一样,东风轮胎厂选址也是一波三折。

1953年,毛主席提出“要建设第二汽车制造厂”,国务院组织有关部门制定二汽建设规划,并酝酿建设一个为其配套的轮胎厂。1958年,中央决定再次筹建二汽,化工部派人到湖南韶山和湘西地区、四川成都和绵阳地区、陕西宝鸡、青海西宁等地选择轮胎厂的厂址,后因三年自然灾害,项目下马。

1968年6月中旬,化工部成立选厂小组,先后在湖北宜昌、襄阳地区及郧阳地区的六里坪、黄龙等地选址,最终没有定下来。

1968年11月19日,周恩来总理指示“二汽厂址可以确定在湖北省郧县十堰地区进行建设”。化工部决定二汽厂址选在哪里,轮胎厂就定在哪里,随即组织第三次选择厂址工作组,到十堰地区选址定点,将原选在土门的二汽铸造二厂南迁至茅箭,轮胎厂便定点在土门汤湾后槽一带。

“四边建厂”模式向全国推广

1969年10月12日,原武汉军区下达命令,要求二汽尽快生产整车,在1970年“五一”开100辆车、“十一”开500辆车到武汉市参加游行。

二汽要出车,东风轮胎厂就要出轮胎,这是当时的政治任务,不能等各大车间建好后再生产轮胎。今年74岁的郑树安是原东风轮胎厂退休工程师,当年他是红卫地区建设总部四分部(以下简称四分部,后改称东风轮胎厂,现更名为双星东风轮胎有限公司)指挥组成员。据他回忆,1969年10月中旬以后,各路建设大军潮水般涌进工地,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先后有竹溪民兵连、北京橡胶工业研究院、来自大庆的二分部第五工程团一营、当地日光民兵连、竹山民兵连等单位的建设者进点,一场攻坚战即将打响。

郑树安回忆道,1969年中秋以后阴雨连绵,给先行建设的机修和内胎两个车间的开工带来不少困难。1969年11月15日,断断续续下了四五十天的雨终于停了。天空放晴,建设者们赶紧在内胎工地上挖沟排水。“11月21日,我参加了开挖第一根立柱的基础坑,规定挖一米半深。因为原是稻田,所以在挖尽淤泥后又往下挖了半米。当时是小雪时节,但大家干得满头大汗,脱得只穿一件单衣。”

1970年2月6日(农历春节),四分部展开了挖掘压延机基础的大会战。压延机主机重52吨,需挖一个长7米、宽4米、深3米半的基础坑。据周公德师傅回忆,下坑挖土的人都想多干一会,下去了就不肯上来,使地面上的人下不去。无奈之下,他们把地面上推小车运土的人分为3人一组,并把一个闹钟挂在坑壁上,干满半小时就换班,这样既解决了上不来下不去的矛盾,又加快了挖土速度。100立方米的基础坑只用了一天加半夜的时间就挖成了,而在平时至少要挖两三天。

那时,人们为能推上一车土、挖上一铲土而感到自豪。当年的生产连连长刘家训回忆说:“都像给自己干!”当时,四分部内胎工地上,土建、安装交叉作业,屋架上下立体施工。厂房地面每腾出一块,人们就蜂拥而上,挖基础,安设备。这种建厂方式被红卫地区建设总部当做“四边建厂”(边设计、边施工、边安装、边生产)的样板向全国推广。

为了完成任务,进京拆运生产设备

1969年11月20日,为了与二汽配套,四分部制定了“五一”出胎方案,决定利用北京橡胶工业研究院下放的中试车间的设备,将内胎车间改建成一条年产1.5万套以上的简易轮胎生产线,1970年3月中旬试生产,4月1日正式生产。

1969年11月25日,四分部派出由匡乃贵、术传义带队的17名同志去北京橡胶工业研究院拆迁设备。几十台(套)设备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全部托出地面。为保证设备安全运回十堰,四分部组织了一批押运人员。他们的工作很艰苦,在零下10℃的气温下随火车押运设备物品,经常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硬是用了一个月时间把设备运回工地。

为了确保1970年3月中旬试生产,四分部做了两手准备:一是利用北京橡胶工业研究院的拆迁设备和上海轮胎二厂支援的机头、模具生产出轮胎来;二是在3月中旬试生产准备工作来不及完成的情况下,就先用上海轮胎二厂带来的胶帘布、胎面等半成品成型硫化后为二汽汽车配套。

今年82岁的刘丰富,是当年轮胎生产车间七人领导小组成员。他和几位师傅回忆道,1970年2月底,开始作炼胶准备。由于烘胶房还未盖起,锅炉也正在安装配管,当时就用南大门旁二层干打垒小楼底层的一间小屋作临时烘胶房。小屋摆放了12块生胶,中间放了3个电炉和1个焦炭炉,烘了四五天,生胶总算烘软了。可是,立式切胶机还没安装,只能将生胶用手倒链钩在两棵树之间,用一块打掉齿后磨快的木工锯片和宰牛刀,边撕边割,12块生胶几个人割了两天。当时,还没建密炼机厂房,只安了3台供压延、压出用的热炼机,于是在车间南端砌了一个小屋,安了一台22英寸炼胶机作混炼用。

“混炼的艰辛是人们无法想象的,因为是开炼,炭黑和‘小药’直扑鼻子不说,参加炼胶的工人身穿单衣单裤,双脚站在泥浆中,干不了多久浑身就直打哆嗦,只能到干打垒临时烘胶房暖和一阵后再干活。”刘丰富说,当时还没通汽,洗不了澡,只好吃住在“烘胶房”。

按时投产,专机从上海空运内胎模

1970年初春,气候反常,为了能赶在3月中旬出胎,车间只“戴了帽”(上了屋面板),“靴子”都来不及“穿”(未打地面),四周只砌了1米高的墙体,车间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由于要赶在1970年3月15日投产出胎,是年3月10日,红卫地区建设总部发文,将东风轮胎厂内胎车间定名为“三一五”车间。第二天,“三一五”车间全面试车,做出了3条11—18外胎胎坯。12日凌晨,硫化出成品外胎。14日凌晨,又有4条“东风”牌11—18越野车外胎出罐。

此前,四分部在上海订制了11—18内胎模。3月5日,四分部给驻上海的同志打去长途电话和加急电报,要求在3月12日前将内胎模运回十堰。可是,到了预定时间,内胎模还没到位。于是,四分部决定包一架小飞机空运内胎模,由张崇真和郭永林二人随机押运,厂里还派车在汉口机场接货。

1970年3月15日凌晨,内胎模运抵后很快就装好了。开始,一连几条内胎都是出锅就破,有人怀疑模温不够,有人怀疑排气管不畅。赵钰师傅根据多年的经验,判断可能是合模过严,窝在半成品和胎模之间的空气排不出去,集中在内胎后面的胎冠部位,导致这部分半成品接触不上胎模而欠硫,造成开模粘破。赵钰师傅将上模的6个螺栓松了松,并加大半成品的充气外径,这一招果然奏效,第6条内胎再没发生粘破。之后,又接连硫化了7条内胎与外胎配套,都很成功。这标志着首批军用越野车配套轮胎正式投产。

刘丰富说,当天早饭后,濛濛细雨中,四分部敲锣打鼓去红卫地区建设总部、郧阳专署和十堰市革委会报喜,下午开了庆祝大会。“三一五”车间顺利投产,为奠定东风轮胎厂作为全国重点轮胎生产企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三一五’车间的诞生是四分部职工智慧和汗水的结晶,是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全体职工同心协力、克服困难,创造的业绩,展现了一种忘我无私的奉献精神,我们将它称为‘三一五’精神。”刘丰富说,“三一五”车间不仅为大生产培养了一批各种岗位的技术骨干,也为各大车间领导班子训练了一批人才,为工厂的后续发展积蓄了人才和力量。

你可能会喜欢
最新新闻资讯
本周热点
  • 没有资讯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